他拨通妻子的电话,里面却传来妻子的娇喘声……

李达23602017-05-05 11:01:22

他拨通妻子的电话,里面却传来妻子的娇喘声……

李牧从火车站挤出来后,就一遍遍打着妻子梁晓甜的电话。

 

电话总是占线,好不容易打通一次没等说话那边电话就挂了,再打提示对方已关机。

 

不对!这时李牧心里突然咯噔一声,他猛然间反应过来,刚才他在电话里好像听见了女人的喘息声!一种近似疯狂的娇喘声!

 

耳廓反复回响的女人粗重娇喘声,让他在原地愣了好久……

 

那是他妻子的声音!他之所以这么确定,那是因为他曾经听过无数次!而妻子只有在床上的时候才会发出那种声音!难道妻子她、她在和其他男人鬼混?

 

确信娇喘的就是妻子后,李牧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瞬间爆发,连忙给妻子回过去,但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

 

李牧越想越觉得心里不舒服,越想心里越愤怒,挂了电话马上叫了出租车往家里赶。

 

平时他是不舍得花钱叫出租车的,但现在他顾不上那么多了,他只想快点回到家里,他想知道妻子到底有没有背叛他!因为在街坊邻居眼中从来都羡慕的贤惠性感妻子,还有他这个本应该被所有人羡慕的公务员身份,好像人模狗这四个字根本都和他没任何关系。

 

可这拿着搬砖头的工资,做着装孙子的工作背后究竟是个什么熊样,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

 

在外出差的这两个多月里,李牧可谓是到了人生的又一个低谷,原想趁这次局里组织外出学习的机会,回来后能挪下都给他坐成坑的小县城宣传部科员的,可不成想就在临近学习结束时,他的名额被同单位一个妖艳女人顶走了。

 

李牧想要发火,可领导火气比他还大,所以也只能先保住这个在外人看来,还算是光鲜亮丽的小公务员名头再说了。

 

想着反正都做这么多年孙子了,只要回家不做王八就行。电话里妻子的娇喘声反复在脑子里循环着、循环着,好像他每走一步,那声音就会更大一些。更可怕的是,快速迈动脚步的他眼前已经出现了某些肮脏的画面……

 

下了出租车李牧越走越快,越走越着急,如不是担心被邻居看到起疑心,他早就迈开两腿跑开了。因为妻子只要在家,那就证明刚才的那娇喘只是在爬楼梯,并没男人躺着他的床,还睡着他妻子。

 

这结婚的7年来,虽然李牧的妻子也都生了个孩子,可销售女性内衣和丝袜的梁晓甜,也从来不忘保持身材,整天短裙、丝袜和小高跟的穿着,伺候好李牧和孩子的间隙还练习瑜伽。

 

所以在经常解锁新姿势的冲动下,也都让李牧在妻子身上累成狗的间隙,还能每晚体会着如同少女般的不能自拔!好像这也是李牧作为一个30多岁的男人,被生活给现实的仅剩最后一点儿的骄傲了吧。

 

李牧在推开门这一刻,恍惚间比推开他们科长的办公室还要发憷。李牧害怕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画面,甚至也都包括丝毫不协调的声音……

 

客厅没人,也没灯光,幸好和平时没什么不一样。李牧来不及像平时那样先去亲下4岁女儿的额头,在卧室门口犹豫了好一会儿,心里告诉着自己妻子没出轨,告诉着自己要冷静,也告诉着自己需要用手把门推开……

 

“吱呀……“卧室的门被他轻轻的推开。

 

“老婆……”

 

可下一秒李牧却在原地愣了半天,房间没人,他妻子根本不在家!也就是说很有可能,这会儿他妻子正在外面被其他男人干!

 

李牧不敢去往下想,他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阵莫名的疲软,一股无力感瞬间传遍全身,他身体一晃靠在门框上,只对着化妆镜中浑身颤抖的自己说了句:“我该怎么办?”

 

想着接通又挂断的电话,想着电话挂断前妻子粗重的娇喘声,再看这眼前只有冰冷大床的卧室……

 

恍然间李牧有种站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下的错觉……

 

“不可能!暁甜她不能这样做,我不信,就是不信!”

 

心里想着不信,嘴里说着不可能的李牧却还是一拳砸在了妻子衣柜上,夹带了所有愤怒的拳头使得衣柜里一阵哗啦声……

 

一时间,愤怒,失望,窝囊充斥这李牧的内心。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一向贤惠的妻子竟然会背叛自己!

 

“可笑!可悲啊!”被愤怒冲晕了头脑的李牧猛扬起胳膊就要摔手机,但是就在这时手机屏幕亮了,是他妻子打来的。 原本还怒不可遏的李牧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几乎是下意识的接通了电话,因为他心里突然有了些希望,也许妻子并没有出轨,也许真的只是个误会呢?

 

 “老公刚才我在上楼,不小心把手机掉地上了。老公明天回来吧?老公出差这些天一定累坏了,等你回来你的宝贝老婆好好伺候你!”

 

“手机掉在地上了?你先跟我解释清楚你刚才那种声音是怎么回事?“李牧有些愤怒的问道。

 

“声音?老公你在说什么呢?”电话另一头妻子梁晓甜有些疑惑的说道。

 

“就是刚才你的娇喘声!”李牧越说心里越来气,几乎叫了起来,他认为妻子装傻,还真把自己当成傻子了!

 

“噗嗤……”但是没想到电话另一头却传来了妻子的笑声,这让李牧一愣。

 

“你……你笑什么?”

 

“老公,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啊?还娇喘声。是不是出差这么长时间想人家了?人家刚才是在爬楼梯呢!”

 

 “爬楼梯……”李牧一愣,半天才回过神来。是啊,爬楼梯肯定会呼吸急促,这很正常。而且自己的妻子自己知道,结婚这几年她一直相夫教子,不论是对自己还是这个家都是极为负责的,会不会是自己想多了?

 

“是的,我刚才就在爬楼梯。老公你不会是不相信我吧?原来在你的心里我就那么的……”妻子梁晓甜的话音再次从电话中传来,李牧听得出来妻子的声音有些失落。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妻子了?这样说的确很伤人。

 

“老婆,你不要多想,我对你的感情你是知道的,我是绝对相信你的。只是……”李牧连忙解释道。

 

“只是什么?”

 

“只是,老婆你真的太优秀太漂亮了,当年那么多人追求你,而我是最平凡的一个。最后你选择了我,这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我只是害怕失去你……”李牧无奈的苦笑了一声。

 

“老公,你要对自己有自信哦!而且你也要相信你老婆的眼光,当年我之所以选择你就是在我的眼中你是最优秀的!”妻子梁晓甜反过来安慰起李牧。

 

“老婆,对……对不起,刚才我……”李牧现在满脸发烫,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个小人,妻子这么爱自己,自己却怀疑妻子!

 

“老公你说什么呢,那说明在老公的心里最在乎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梁晓甜笑着说到。

 

 听到妻子笑了,李牧的心情也一下子好了许多。但是马上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妻子为什么不在家?而且刚才自己是坐电梯上来的,电梯没坏,妻子也不可能爬楼梯上来。

 

唯一的解释就是妻子根本就不在家!她爬的楼梯根本就不是自己家这栋楼的楼梯。或者她发出那种娇喘声根本不是因为爬楼梯而是因为在床上被别的男人……

 

妻子梁晓甜不在家,那她刚才说自己再爬楼梯也只是她的一面之词,自己没有看见。

“对了老婆,你在哪呢?”说完这句话李牧心里有些忐忑,一旦妻子说她在家里,那就说明之前她说的都是谎言!

 

 “哦,差点忘记跟你说了老公,我们公司临时有个重要的任务要让我去出差,我现在在外地呢。”

 

“临时出差,在外地。”李牧心里的石头算是稍稍落地。

 

“是的,我现在在苏州,我本来想要叫晓幂晚上到咱们家照顾糖糖一晚的。对了老公你是还在外地还是提前回家了吗?要是你回家了我就不麻烦晓幂了。”妻子梁晓甜的话音传来。

 

妻子口中的晓幂是妻子的孪生妹妹,两个人长得几乎一幕一样而且感情也很好。以前自己两口子出差也没少让自己这个小姨子照顾自己的女儿糖糖。

 

“哦,我是提前回来了,不用麻烦晓幂了。”李牧说道。

 

“好,那老公我先挂了,我给晓幂打电话让她今晚不用来咱们家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李牧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如果妻子是在外地出差住在酒店,哪个酒店没有电梯?她为什么要爬楼梯?

 

“等一等……”想到这里李牧连忙说到。

 

“怎么老公?”妻子问到。

 

“老婆你是住在酒店里吗?”李牧问到。

 

“嗯对啊,要不然我住哪里?”梁晓甜的话音很自然。

 

“酒店应该有电梯吧?你怎么爬起楼梯了?”当李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手都在颤抖。

 

不知道为什么,李牧心里总觉的不舒服,总觉得妻子说她在爬楼梯是那个说不出来的地方。还有妻子那种娇喘声他印象很深,在他印象里好像只有她在自己身下的时候才会发出那种声音。

 

“诶呀!我的老公啊!我可爱的老公!你还在纠结这个啊!今天苏州下大雨,好像是电梯井进了水,所以一直在维修,你以为我想爬楼梯啊!”

 

“好……好吧……原来是这样……”李牧松了一口气,妻子这么说他就没办法再去说什么了,否则就是有些无理取闹了。

 

“好了老公,我知道你在乎人家,等我回去了好好的犒劳犒劳你!而且我们分开这么久,人家也想要了……”妻子梁晓甜有些羞涩的话音传来。

 

“好,老婆,我在家等你回来,早点休息吧。”李牧心里一暖,他的确太在乎自己的妻子了。

 

“好的老公,你也早点休息,晚安,爱你。”

 

“我也爱你老婆……”

 

挂了电话,李牧坐在床上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去女儿的房间亲了亲已经熟睡的女儿,自己洗了个澡,便睡着了。

 

与此同时,一座高档酒店,一间VIP房间的窗边。

 

梁晓甜放下了电话,两眼望向窗外,叹了一口气。

 

“老公对不起……”

 

第二天早上,闹铃声把李牧从睡梦中叫醒,梦里他梦见了自己的妻子进了别的男人的房间,紧接着房间里边传来妻子的娇喘声,他正想要踹门而入的时候,闹铃响了。

“呼!”李牧长出一口气。

 

“原来这只是个梦,自己这两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想这种事情?”

 

李牧自嘲了一声,然后起床洗漱,给女儿准备早餐。

 

早餐准备好,把女儿叫醒,李牧则回到房间里打开衣柜准备拿出自己今天要穿的衣服。

 

一切收拾妥当,李牧先把女儿送到幼儿园,然后准备去挤公车去上班。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楼下物业的电话,说是有自己妻子的快递,需要他去代签一下。

 

李牧没有多想以为是妻子在网上买的东西,便带着女儿去了物业。

 

来到物业,他很顺利的拿到了妻子的快递。这是一个很漂亮的礼盒。

 

原本李牧没把这个快递放在心上,准备送回家就去挤公车上班,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鬼使神差的就像要打开这个礼盒。

 

“这是妻子准备送女儿的礼物吗?”想到这里李牧拆开了精美到有些刺眼的礼盒。   

 

可当礼盒打开的那一刹那,里面的东西当时就让他脑袋发懵、浑身颤抖、想要发怒却发不出的感觉……

 

因为这礼盒里面从来都不是金银首饰,也不是什么化妆品,而是一条黑色丝袜,一条褶皱的黑色丝袜,一条女人穿过的黑色褶皱丝袜。

 

李牧把丝袜拿起来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马上皱了皱眉,丝袜上面有一股腥臭味。

 

这味道?李牧心中咯噔一声,然后马上把丝袜抖起来,果然看到丝袜裆部有几块白色的污渍!

 

这是精……

 

是个男人都知道这白色污渍是什么!

 

李牧努力回忆了一下,自己出差之前和自己妻子爱爱的时候,她根本就没有穿过这种颜色的丝袜!自己也没有弄在丝袜上!

 

也就是说这丝袜上留下白色污渍的男人,不是他自己而是别的男人!

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丝袜下面还有别的东西,竟然是——

------------------------------------------

↓↓李牧到底在丝袜下面发现了什么?

↓↓点击【阅读原文】看未删减版!更!劲!爆!

0次点赞

  • 支付宝二维码

    用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 微信二维码

    用微信扫一扫打赏

点击加载更多资讯
李达
李达
lidayushu
+关注公众号
畅销书作家李达(lidayushu)唯一官方公众号,每天发布最新原创故事!目前,昆仑尸胎、昆仑冰人、南疆怪物、捕蛟、龙骨、鬼母等原创故事已经上线……关注李达公众号,鱼叔陪你讲故事!
  • 最新
  • 最热
  • 推荐
  • 最赞